童锡钧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19172
  • 注册日期2009-03-10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3-24
  • 粉丝3
  • 关注0
  • 发帖数58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
  • QQ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阅读:657回复:8

[谈文论写]冤 杀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17-08-07 08:57
此篇发《中国故事》2012年9期,6993字,464元。
冤     杀
一、案发
民国年间,初夏。
“迎来”杂货铺是座小二层楼。楼下是铺面,楼上是老板一家休息的地方。
这天,老板娘秋花因为丈夫迎来到省城上货去了,晚上回不来,让小伙计二娃早早关了门,却有一扇门板怎么也关不严,秋花便临时找了根木棒支住,想等丈夫回来修好。
秋花到楼上哄4岁的儿子狗剩睡了,出来准备洗洗也睡,谁知,秋花刚洗一半,听到儿子房里有动静,就跑去看,吓得她大叫起来。
狗剩不见了!窗户上少了块玻璃。
秋花吓哭了,喊着二娃去报案,警察局离这不远,警长丁岩是秋花表哥,听到消息后,顾不上喊警员,一个人跑来了。丁岩先去狗剩房里看了看,又去楼下察看。
丁岩看到楼外土地上有两个很深的脚印,有碎玻璃和血迹,大概是偷儿抱着狗剩从楼上跳下时摔伤了。丁岩回到楼上用秋花家的电话通知了局里,就顺着血迹追下去。
丁岩走后不久秋花就发现了新情况,只是那时候还没有手机,连座机都很少,一般人家有钱也安不上,秋花因为和丁岩的关系才安了一台,秋花没办法喊丁岩回来。
秋花在收拾狗剩的东西时,在狗剩的被窝里找到一张纸条,她很奇怪:刚才怎么没看到呢?
纸条上写着:“我们只要钱不要命!准备100个大洋,送到哪临时通知你!”没了。
一小时后丁岩赶了回来,他没有找到偷儿,不,现在应该叫绑匪了。这时,又来了几个警员,丁岩让他们把纸条、碎玻璃和脚印拓模送回局里鉴定。
这时,天早黑下来了,丁岩让其他警员先回去休息,人多了也没有用,他一个人留在杂货铺继续寻找线索。
丁岩认为:狗剩被绑后,他和秋花都翻找过狗剩的被窝,怎会看不到纸条呢?为什么在他出去追绑匪后,纸条就突然出现了呢?这说明原先被窝里是没有纸条的,纸条是后来有的;即是说:放纸条的人一直没有离开,说不定还在这里。
他(她)是谁呢?这里只有秋花和二娃。秋花是狗剩的亲生母亲,应该不会干出绑架儿子后再放纸条的事;那就是二娃了,可是,据秋花说,二娃从她发现儿子被绑后压根没到楼上来过。
这就怪了?绑匪为什么这样做呢?他(她)干嘛绑了人再冒着被当场抓住的危险返回来放纸条呢?还把纸条放在隐蔽的地方?这有悖常理,一般情况下,绑匪总是把他们开出的价码尽早通知被害人,他们没有必要藏着掖着。
丁岩最后把结论下到绑匪是个初入此道的雏儿,尽管100个大洋在当时是一笔不小的数目,但秋花还是可以轻松地拿出来,这证明了两点:一、绑匪没有经验,不会狮子大开口;二,绑匪是个没见过钱的主儿,以为100个大洋很多了,所以才开出这个价。
应该说丁岩分析得没错。从放纸条的地方上分析,绑匪确是个雏儿,经验老到的绑匪不会这样干的;另外,纸条上满是错别字,这证明绑匪家境贫寒没读过书,这情况与二娃很相近。但别的却对不上,根据现场留下的脚印,鉴定人员的结论是:绑匪身高在1.70米以上,而二娃只有1.60米左右;体重也不对,按脚印深度,减掉狗剩和绑匪自由落体重力加速度等等,绑匪体重至少在70公斤以上,二娃却瘦得不到50公斤;还有那些碎玻璃,警察拿回警局前在现场细细查找过,可以说连块碎屑都没放过,可是,拿回警局还原时却少了一块。这是怎么回事?绑匪绑了狗剩为什么还要拿块碎玻璃走呢?
童锡钧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19172
  • 注册日期2009-03-10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3-24
  • 粉丝3
  • 关注0
  • 发帖数58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
  • QQ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沙发#
发布于:2017-08-08 08:06
二、变化
就在丁岩想得头都有些大时,电话突兀地响起来,秋花跑去接了,是个粗野的男声。他在电话里说,狗剩在他手里,他知道秋花报了案,但他不怕!因为警察抓不到他!绑匪很嚣张,让秋花立马准备2000个大洋,明天送到城外邢家坟地某个地方,什么时间送和地点听他通知。
秋花当时就傻了,如果说,100个大洋她和迎来不用咬牙就可以拿得出,2000个大洋,她和迎来就得咬碎牙了。
可是,先前的纸条又是怎么回事呢?
难道一个孩子惹出了两拨绑匪?
总算丁岩头脑清醒,绑匪这边刚撂下电话,他立即让电话局查刚才的电话是从哪里打来的。电话局很快有了结果,电话是从邢家营子村一个土财主家打来的,然而,等丁岩赶到土财主家时却大失所望,土财主家的电话机早在一天前便丢失了,现场只剩一段线头。
一定是绑匪偷的电话机,在土财主家宅外接的电话!果然,丁岩在土财主家不远处电话线上找到一段裸露的线头。
可是这没有用,既不能证明绑匪是邢家营子村人,也不能找到抓住绑匪的线索,因为,就在丁岩从城外赶回杂货铺,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时,绑匪又打来第二个电话,却只是冷笑什么也没说。这回电话是从县城里打来的,电话局很快便查明了地点,竟是从丁岩家打来的。采用的还是那种招数,从户外接的电话,这招很管用,只要电话机在绑匪手里,他想接到谁家的电话上都可以。
简短说,在几个小时里,绑匪运用这一招调动得丁岩疲于奔命、人困马乏。
终于,绑匪把最后交易时间、地点确定下来:夜里12点邢家坟地看坟老屋。绑匪说:只要秋花把钱送进老屋里,他就会告诉秋花接狗剩的地方。
事到如今丁岩也没了办法,只能帮着秋花筹钱,在绑匪取到钱、交出狗剩后再想办法抓住绑匪。
邢家坟地看坟老屋地处偏僻,风水很好,白天看景很美,夜里却显得阴森恐怖。
因为绑匪只允许秋花一人进入老屋,说,他早知道秋花报警了,他不怕,反正警察也抓不到他。但,他不能容忍警察出现在他眼前,只要有第二个人跟随秋花进入老屋,他就立马撕票。为了狗剩安全,丁岩也不敢冒这个险。他和几个探员送秋花到邢家坟地后,四下散开,远远跟着秋花,眼看着秋花一步步走进看坟老屋里,一点办法也没有。  
秋花进入老屋后,刚打亮丁岩给她的手电筒,黑屋里响起男人的声音:“关了!”于是,秋花顺从地关了,却没有看到男人的模样。
男人问:“钱带来了?”秋花答是。男人让秋花把钱放下,说,不怕不够数,差一块钱秋花就再也见不到儿子了。吓得秋花连说不敢差。
秋花把钱扛在肩上,这些钱很沉,要不是秋花平时干惯了体力活还真拿不动。到了这会秋花也豁出去了,问,要是给完钱见不到狗剩怎么办?男人说:“你还有别的路走吗?”秋花想想真没别的路走,只好放下钱等着。这时,男人说:“你现在就去邢明山的坟后接狗剩吧。”
邢明山是邢家营子村人的老祖先。
秋花听到这话发疯般冲出老屋往坟地里跑,丁岩一直盯着老屋,见秋花出来,丁岩让警员们继续监视老屋,自己跟着秋花进了坟地。
果然,秋花在绑匪说的地方找到了狗剩,丁岩见狗剩还在睡觉松了口气,正要上前询问秋花在老屋里如何与绑匪交涉的,绑匪的模样,却听到秋花狼似地叫起来,感觉出了事,紧跑几步到了秋花身后。
狗剩静静地躺在秋花的怀里,却早已死去了,丁岩找到了那块失踪的碎玻璃,就插在狗剩的胸口上,丁岩迅速作出判断:一定是绑匪抱着狗剩从楼上跳下时撞碎了玻璃,狗剩被碎玻璃刺中了心脏,绑匪当时不知道,到邢家坟时才发现狗剩已经死了,应该说这也不是绑匪想要的结果;现在,狗剩死了,丁岩觉得自己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。
还有老屋!狗剩死了,这让丁岩接近疯狂,跑回看坟老屋问在这里监视的探员,绑匪出没出来,探员说还没有。丁岩大吼一声:“冲进去!”拨出手枪踢破门板冲进老屋。
童锡钧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19172
  • 注册日期2009-03-10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3-24
  • 粉丝3
  • 关注0
  • 发帖数58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
  • QQ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板凳#
发布于:2017-08-09 08:40
三、无踪
然而,当丁岩和探员找遍老屋后,他们大失所望,老屋里根本没有人!绑匪竟然莫明其妙地失踪了!
这是怎么回事?丁岩留下的探员十分肯定:在他们严密监视下,绑匪确实没有走出老屋,难道绑匪会插翅飞走?直到丁岩几人将老屋彻底搜查多次后,才在老屋的破躺柜下找到一个地道口,直通屋后,绑匪早从那里逃之夭夭了。
眨眼一个月过去了,迎来还没有回来,这是很奇怪的事情,据秋花说,以往迎来出去上货,最多一个星期就回来了,这次不知怎么了,这么久也不回来。可是,更怪的是:对迎来的迟迟未归,秋花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反应,也许狗剩的死让她对一切都麻木了?但案情却有了发展,有警员在一家赌场找到十几块被绑匪拿走的银元。
在交赎金前,丁岩让人在每块银元上都做了记号,本来,他想着只要秋花把银元交给绑匪,绑匪交出狗剩后便带人冲进老屋抓住绑匪,做记号只是防备万一。没想到绑匪会通过地道逃走,银元上的记号起了作用。
这让丁岩判断:绑匪拿到钱后没有离开,并且,也证明了绑匪是本地人。
丁岩带人在发现记号银元的赌场蹲守,却没有结果。赌场也不能提供任何有用的信息。他们眼里只有钱,根本不理会到这里扔钱的人是谁。
时隔不久,又有人在本地最大的酒楼“聚星阁”发现了记号银元。那是酒楼老板交的保护费。遗憾的是,丁岩找到酒楼老板后,老板也记不清这些银元的来处了。丁岩让酒楼老板回忆最近的食客,老板提供了几个,其中一个让丁岩很感兴趣。
这人是邢家营子村人,邢明山的某某代传人邢海。本来,邢家是当地大户,家里钱如山、银如海,享用不尽。谁知,传到邢海时,邢海不学好,吃喝嫖赌抽,几年间把家败得精光,妻子儿女也离他而去,只剩下祖坟和看坟老屋,那是不能卖的,他也没权力卖。
这种情况下,邢海能到“聚星阁”吃饭倒是怪事了。
丁岩派出人手,全力查找邢海,几天后邢海被抓到了。丁岩在邢海身上搜出十几块记号大洋,还在邢家坟地找到了几百块,而最有力的证据是:经秋花辨认声音,邢海就是那天在小屋里与她对话的绑匪。
不过,也有对不上的地方:邢海身高在1.80以上,体重超过80公斤,与脚印拓模鉴别人员得出的结论明显不符,另外,邢海的指纹与在杂货铺里找到的绑匪指纹也对不上。
童锡钧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19172
  • 注册日期2009-03-10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3-24
  • 粉丝3
  • 关注0
  • 发帖数58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
  • QQ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地板#
发布于:2017-08-10 08:31
四、冤杀
还有,邢海坚决不承认他就是绑匪,却说不清钱的来历。于是,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,丁岩对邢海采取了疲劳战术,三天三夜不让他睡觉,困得邢海几次睁着眼睛打起了呼噜。就是这样,邢海仍然不承认是他绑架了狗剩。
只是案子进行到这里,邢海的口供已不是十分重要了。就算他咬紧牙关不承认,仅凭那些银元就可以证明他就是绑匪,何况还有秋花的证词。
不过,丁岩总觉得不对劲,另外,邢海的笔迹也和纸条上的对不上。
审讯进行到第四天,邢海已陷入半昏迷状态时,梦呓般说了一句话,引起了丁岩的注意。
邢海说,那些钱是他应得的。
丁岩想不明白:邢海是大户人家出身,应该知道绑票勒索钱财是伤天害理,怎么可以说成是应得的呢?而此时的邢海已神志不清,是无能撒谎的。这时,局长又来催丁岩尽快结案,局长也怪了,从抓到邢海就天天来催,局里案子多了,没见哪个让他这么上心过。于是,丁岩将案卷据实上报,很快有了批复:邢海绑架幼童致死,罪大恶极、血债血偿,就地处决。
几天后,邢海被依法执行,枪声响起之前,邢海喊出一句谁也听不懂的话:“我冤啊~~唉!我不冤!”这是什么意思?枪声响起,邢海栽倒,尸体发回邢家营子村,由邢家人自行处埋。
出了岔头。
邢海尸体无处安葬。依照邢家人祖训:凡自绝、淫盗、获罪而亡者不得归入祖坟。最后,经邢家老人议决,将邢海尸身葬在祖坟外的荒地里。这还是念在邢海也是邢家一枝的家长,不然,就曝尸荒野了。
不料,埋邢海时出事了。那天,邢家几个后生被逼无奈抬了邢海,随便在荒地里找了块松土,想着赶紧挖个坑把邢海埋了,拿着邢家老人赏的钱,找个酒馆喝几盅去晦气,谁知,刚挖几锹,一个后生大叫起来:“不好!有死人!”别的后生笑他:“可不有死人吗?没死人挖坑干嘛?”那后生却说:“不是他,呸呸呸!土里有死人!”这时,另几个后生也看到了,土里真的埋着人,却头面部破损,看不出模样了。
后生们赶紧停下挖土,跑去报告家长,家长来了,看看死人不认得,回去打电话报警。丁岩又一次来到邢家营子村。
丁岩认出了死人,竟是失踪近两个月的迎来。不是从面貌上认出的,死人的脸已破损得无法辨认了,而是从死人衣服上认出的。
迎来不是去省城上货去了么?去省城是不需要经过这里的,他怎会死在这里呢?
丁岩怕自己认错,派人回去找来秋花,秋花也认定死人就是迎来,不过,她也说不清迎来为什么会死在这里。直到丁岩在迎来身上又发现了一样东西,案情才有了一些清晰。
那是一件很小的东西,却不普通,在当时一般百姓家里找不到。丁岩在找到的当时就悄悄揣进衣袋里,结果,在场的人谁也没有看到是什么。
其实,还是有人看到了,秋花就站在丁岩身边捂着脸哭泣。迎来尸身上发出的尸臭味让人无法近前,她不趴到尸体上痛哭也是可以理解的。但,没人注意到,秋花虽在哭泣,眼里却没有泪水流出,捂住面颊的手分开了一条缝隙。就是这条缝隙,让她看到丁岩从迎来紧握的手里拿到的那样东西。她却什么也没有说,事后也没有问丁岩那是什么。
童锡钧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19172
  • 注册日期2009-03-10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3-24
  • 粉丝3
  • 关注0
  • 发帖数58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
  • QQ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4楼#
发布于:2017-08-12 08:36
五、真相
丁岩帮着秋花埋葬了迎来重返警局后,整个案子已在他的脑海里初露端倪,但他却一丝口风都不透。
几个月后,迎来和狗剩坟头上都长出了蒿草,秋花也成了丁岩的新婚妻子,有一天,丁岩把那张绑匪留下的纸条交给了二娃,二娃当时就给丁岩和秋花跪下了,丁岩却摆摆手,让二娃离开了,从此没了影踪。
事后,秋花问丁岩,为什么不把二娃抓到局子里去?丁岩说,你就不怕他到了局子里再节外生枝?丁岩这样一说,秋花也不说什么了。
原来,二娃是迎来的老乡,对迎来的根底一清二楚。丁岩是知道这个的,所以,对二娃的事也不追究了。
二娃家境贫寒,对迎来带他出来挣钱心存感谢,因此,对狗剩被绑架的原因也睁只眼闭只眼,但他又不老实,这才趁秋花不注意弄出张纸条想趁火打劫弄几个钱。
二娃是知道迎来不能生育的,迎来小时候淘气,上树掏鸟窝,不小心摔下来,把那里摔坏了,不能人事;这事丁岩和秋花好之前不知道,后来知道了,可是秋花已生下了狗剩,一切都不可挽回了。
迎来从秋花怀孕后就知道他戴了绿帽子,之所以没有发作,一是家丑不可外扬;二来还想着好歹也算有后了。谁知,后来又发生了一件让他不能容忍的事,让迎来不能不为自己的后路着想了。
迎来发现秋花时不时有意无意地让丁岩接近狗剩,这是迎来无法忍受的,他不能戴了绿帽子再让人夺了后。于是,他便想出假绑票、真弄钱的办法,想带着狗剩离开这里,那样,等狗剩长大后就会认定他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了。
迎来计划得很好,他先说要去省城进货带了一笔钱出去,他虽然不掌钱,仍然知道家底,从秋花手里套出几百个大洋后,傍黑时又悄悄回来,弄坏一块门板上插口,让它无法关严。然后,等秋花到楼上,二娃回到楼下屋里后,他很容易的拔掉门板来到楼上,却没有看到二娃并没有睡下,从住的屋门后看到了他,二娃却没有喊。
迎来到楼上后,盯着秋花离开狗剩屋后,进到屋里抱起睡着的狗剩,打开窗户跳了下去,因为是第一次干这种事,他有些惊慌,又怕摔到狗剩,毕竟还是有感情的,是把狗剩举在头顶跳下的,无巧不巧的,向下跳时狗剩脚踢到窗扇上,弄碎一块玻璃,结果,碎玻璃掉下来扎进狗剩的胸口。这时,迎来还不知道狗剩受了重伤,等他跑出县城后才发现狗剩已不呼吸了,惊得他腿都软了,跑到邢家坟地跑不动了。
又巧了,迎来碰到喝得半醉的邢海,这天,邢海去城里酒馆包厢捡剩,吃喝一半时被人发现哄了出来,气呼呼的走回邢家坟,看见迎来抱着死孩子哭,邢海是认识迎来的,多年前,迎来刚到这里时曾在邢海家住过一夜。那时的邢海还没有变坏,看到迎来带着二娃饥寒交迫的样子发了善心,让迎来住下,好吃好喝的,第二天走时还给迎来和二娃一人拿了五块大洋。
谁知,迎来走后不久,邢海便发现家里丢了银票,足足两千大洋。邢海赶紧去银庄报失,银庄告之,银票刚被兑走。邢海一问正是迎来和二娃,气得邢海报了案,谁知,当时的警长大查了几个月,没抓到窃贼不说,还今个儿向邢海要人情;明个儿让邢海报条子,弄去的大洋比丢的还多,最后,说邢海谎报,把邢海抓进局里,逼着邢海妻子拿了三千大洋才保出来。邢海出来后压不火,向当时的局长举报,又花了不少钱,最后不了了之。气得邢海大病一场,病好后发誓:从此再也不做好人!这才变得吃喝嫖赌抽样样精,几年败光了家产。
当年的警长就是丁岩的现任局长。
其实迎来本意也不想恩将仇报,此事邢海也有一定的责任。当年邢海家大业大拿银钱不当回事,银票哪哪都放,迎来和二娃住的屋里也有,给迎来看到了一时起意,想着先借用做生意,等生意好了再还回来,这才偷拿了银票,却给邢海老婆发现丢了。
迎来用这笔钱开了杂货铺后,挣了一些钱,也从秋花手里套出过钱去找邢海,谁知,邢海早已落魄,搬到看坟老屋住了,邢家人嫌提他丢人,都说他死在外面了。其实就算当时迎来找到邢海怕也认不出了,原因是邢海举报警长后被报复,脸上被人划了两刀,变得面目全非,所以,迎来抱着死狗剩跑到邢家坟撞到邢海才没有认出。
邢海见迎来认不出他了,也不想提以前的事,抓住迎来吓唬说要去报案,迎来果然害怕,把自己想做的事一五一十都对邢海说了,邢海听后大喜,把迎来带回看坟老屋,又去土财主家偷了电话机,给迎来家打了那个电话,号码是迎来告诉的,钱数却是邢海定的,二人说好,钱到手对半分。
迎来一方面认不出邢海了;另方面狗剩的死打破了他所有的梦想,让他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。现在,他一门心思想的就是如何死去。
邢海办完绑匪应该做的事情后,觉得秋花为了保住亲生儿子,不敢不把钱送来,就想弄死迎来,谁知,迎来自己撞墙死了。邢海就把迎来背了去埋,没想到迎来当时没死透,在他身上抓了一下,邢海到死也不知道迎来从他身上抓去了什么。
埋了迎来后,邢海开始在老屋里挖地道,地道挖好后便发生了后来的事。
其实迎来临死前从邢海身上抓下的只是一枚纽扣,虽然不是很值钱,却是一般人家没有的,丁岩抓到邢海时就发现他衣服上少了一个,当时没在意。
丁岩是根据纽扣和迎来衣服上的血迹,以及迎来的身高、体重推断出整个绑架案过程的,没看到迎来尸体之前,丁岩以为迎来在外面被什么事绊住了,这才没往这上想。同时,这也是邢海被执行前为什么要喊冤和不冤的原因。
邢海冤在不是真正的绑匪,狗剩不是他害死的;不冤在邢海认为迎来的死与他有关,一命抵一命理所当然。
童锡钧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19172
  • 注册日期2009-03-10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3-24
  • 粉丝3
  • 关注0
  • 发帖数58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
  • QQ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5楼#
发布于:2017-08-12 08:42
那么,丁岩最后有没有为邢海翻案呢?后来又是个什么样的结局呢?几日后见分晓。
童锡钧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19172
  • 注册日期2009-03-10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3-24
  • 粉丝3
  • 关注0
  • 发帖数58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
  • QQ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6楼#
发布于:2017-08-15 08:59
     丁岩最后也没能翻案,因为,就算狗剩死了,他也不想有人知道狗剩的亲爹是谁。而且,此案终结后,他便被局长提拨到副局长的宝座上,邢海是不是冤杀已与他无关了。完。
作家索付
贵宾
贵宾
  • UID35862
  • 注册日期2017-07-11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4-27
  • 粉丝10
  • 关注20
  • 发帖数165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内蒙古 通辽 科尔沁区
  • QQ1452040739
  • 家乡山西 长治 襄垣县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忠实会员
7楼#
发布于:2017-08-15 09:14
故事很好
索付选集
童锡钧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19172
  • 注册日期2009-03-10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3-24
  • 粉丝3
  • 关注0
  • 发帖数58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
  • QQ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8楼#
发布于:2017-08-15 11:59
谢谢回复。握手!
原以为这里的黎明永远静悄悄了。
多说一句:原本要贴这两年发表在《今古传奇•故事版》上的十几篇故事,奈何已签约,只能停了。
另:虽然还有部分发表过的故事,但也不能久占此地不下,就此打住。
我骄傲的是:我的祖籍在山东,我生在营口、长在营口,我是营口山东人。
谢谢诸位耐着性子看了这么多天。
谢谢索付朋友捧场。
游客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