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道衡
精灵王
精灵王
  • UID35360
  • 注册日期2016-03-28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5-21
  • 粉丝10
  • 关注23
  • 发帖数122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山西 大同 浑源县
  • QQ1423088419
  • 家乡山西 大同 浑源县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忠实会员
  • 原创写手
阅读:3713回复:23

[谈文论写]《酸刺》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16-05-24 10:09
酸刺
故事梗概:化肥厂技术员赖宏在厂子倒闭之际,背着妻子向工友亲戚借钱搞技术革新,想让那个厂子起死回生,失败后回村,融不入村民中,工友老王来催债,没能力还债,被称老赖。魏宏想摘掉老赖的帽子,到小煤窑打工挣钱,伤了别人的骡子,被迫赔钱,旧债未还又添新债。儿子面临退学,学校收留他当门卫。儿子争气考上大学,老赖开小卖部挣钱还债,摘掉老赖帽子后,不忘工友,计划他们合伙开羊肉馆,集体致富。


中秋节,魏宏还了最后一笔债,债是表姐夫的,表姐夫,是煤贩子,车队住在村里。
出村,一股酸甜味飘来。坡上一丛丛酸刺,叶子掉了,红黄红黄的酸刺颗逗引得魏宏牙帮酸溜溜的,口水溢了一嘴。魏宏停车爬坡,折枝酸刺凑嘴就吃,圪针刺扎在嘴唇上,麻酥酥疼。“日子就是颗圆溜溜的酸刺。”魏宏想起腊叶这句话,心头痒了一下,给腊叶折了些。腊叶受苦受累十几年了,该心疼心疼她。魏宏一拐车把,到了菜市场。
魏宏买了没吃过的人参果哈密瓜石榴圣女果芒果……回了学校,腊叶正洗衣服,魏宏伸酸刺到腊叶嘴边,腊叶吃了些,皱眉咧嘴说,衣服酸味熏死人了。脱了洗洗。
老赖帽子扔球了。再往后不酸臭了。
老赖还不是自找的?过十五。去去去。洗澡去。


腊叶搓着衣服,想起男人在化肥厂当技术员时,厂子快倒闭了,厂长派人来接她。嫂子救救我们厂子吧。魏技术员搞技术革新,您去照料照料他。男人每天很晚回来,看着腊叶磁白凸凹的身子发呆。要么拧着她的奶头说,这个螺母锈死了?抬起她胳膊说这零件也该换了。腊叶抚慰他。男人皱皱眉,伸胳膊把她拨拉开,头一歪睡着了。“轰隆---呼”“轰隆---呼”呼噜声就像拖拉机从房顶碾过。命根儿耷拉在腿叉,像深秋的冻茄子耷拉在茄秧上。男人魔怔了?记得村里老人说过,人魔怔了,亲人冒险说死话,魔怔人会惊醒。王二娃鬼迷心窍迷上了艾叶,艾叶没看上他,王二娃着魔了,整天口里念叨些人们听不懂的话。他爹喊,你迷瞪球哩。艾叶早嫁到城里去了。人今天回来了,你去看看人的小孩多袭人。二娃就好了。腊叶狠下心叉腰瞪眼,想刺刺男人,可看着男人胡子拉碴的,怎也张不开嘴。不惊醒他,不是害了他?腊叶硬心散开头发,竖起眼,摇醒男人恶狠狠说,这日子老娘不过了!魏宏嘴张得大大的,眯瞪着眼看腊叶。腊叶看男人磁瞪眼睛,心疼地抱着他的头说,醒醒哇。厂长弄够钱拍屁股走人了,你还思谋啥?男人说,那么多工友怎办?腊叶说,你倒敢日粗,你是县长书记?一个临时技术员,孩子念不起书都管不了,还管别人?咱回村,种地供孩子念书。魏宏强睁眼睁不开,头一歪打起呼噜。腊叶狠狠心回了家。
两月后,厂子倒闭,魏宏回家。半月后,工友老王来了,“宏子。孩子病了。我要救孩子,给抓挠几个钱。”魏宏说钱给厂子麦基该设备了,找厂长要去。老王说,厂长说谁借钱找谁要。不要逼脸。尽他妈老赖。腊叶拿出买猪钱给老王,“赶紧给孩子治病去。”
腊叶挂着衣服想,男人真铜。哄老婆。竟为厂子拉了一屁股饥荒。男人有股赖劲。
魏宏回来了,腊叶看着男人黑里透红的脸,笑了笑。洗掉老赖味了?魏宏坏笑着拍了下腊叶屁股说,你也洗洗去哇。腊叶脸倏地红了。

腊叶端了个塑料盆洗澡去了。魏宏开始巡查办公楼,教学楼,实验楼,宿舍楼,餐饮楼。魏宏感觉脚步轻快起来。真的无债一身轻。
那年从化肥厂回来后,趿拉着鞋圪蹴在阳婆窝儿晒暖暖,听人们拉呱儿。老人们拉呱养种收成养牛喂羊经。年轻人说谁和谁对上眼了。争论朱明瑛唱哪首歌。刘明说,牛仔裤太瘦,命根儿憋屈。魏宏就说厂里的事。人们顶呛他,老赖说球甚。人们纷纷站起,说需给牛羊添草了。需担水了。后来,人们一见魏宏来了,就起身拍打拍打屁股,散了。
魏宏心里憋屈,窝在家里。要债的一个挨一个来。腊叶买猪的1000多全还债了。家里的粮食,时不时让讨债人挖走。慧彬的学费书费还得爹妈帮,魏宏思谋着挣钱还债给慧彬攒学费。
打春,魏宏跟人到小煤窑打工。走时,腊叶从娘家借了200块钱给他带上,说,注意身体。
没事。回来照样耕田犁地,让你受活。
小煤窑后山长满酸刺。魏宏赶骡车往窑外拉煤,一天挣80元,交车主人40,自己剩40。一天吃20个馒头,馒头一毛一个,找个罐头瓶喝水,一个月挣了1000块。魏宏乐呵呵数过钱,卷紧装进内裤兜,摁了摁,笑眯眯低头走了。走着走着,魏宏觉出裆部不得劲,掏出钱抹捋平展,装进去。走着走着“噗嗤”笑了,左右看看没人,手不由自主伸进内裤,捏捏钱。又想,又不是没见过钱?看这点出息。拉手时触到命根子,命根儿一下挺起来,脑里浮出腊叶笑脸。急匆匆低头走了。
魏宏在床上翻过来调过去,烙了一夜饼。为化肥厂拉了一屁股饥荒,成了不要逼脸的老赖。在这憋劲干几年,打清饥荒,买头骡子拉煤挣钱盖大瓦房,供慧彬念大学也歇球心了。腊叶打理照外好几年,积攒下的钱全打饥荒了。明儿送钱回去让她花。想到腊叶凸凹瓷白身子,魏宏抱紧枕头,枕头柔软的就像腊叶的胸脯,魏宏用劲顶上去。“腊叶。腊叶。”魏宏低声欢叫着。突然泄了,黏黏糊糊的汪在腿上。
第二天,魏宏头晕身软。他想赶个车没事,一天80块钱,误不起工。运了两趟煤,魏宏身上虚汗像泉眼冒水。工人往车上擭煤。魏宏歪着打迷糊盹。一后生咕哝,老赖下窑底赖觉来了。另一个问,昨晚打炮去咧?魏宏想,爷当是你们这伙狗肏东西,一领钱就去打炮耍小姐。魏宏赶车走了几十步,迷糊起来,一个趔趄栽在车轱辘下,骡子挫着后跨死命抵住前滑的车子。魏宏头碰在车轱辘上,寒毛刷地收紧,下意识滚开。骡子抵不住车的惯性,车翻了,骡子压在车辕下。魏宏的尿“呲”地呲出来。老天爷,差一球毛就把爷轧死了。骡子“咴咴咴咴”叫声,把魏宏的尿吓回去了,冷汗“刷”地冒出。擭煤工们跑过来,拉缰绳,抬骡腿,揪尾巴,打骡屁股往起拽骡子。“老赖梦仕女呢。”“昨晚打炮打歪眼了。”骡子咴咴声锯着魏宏心,魏宏扑上去,胳膊腿并用扒拉车上炭块。工人们合力掀起车,骡子站不起来。“骡子腿断了得赔!”魏宏身子软塌塌摊在地上。老赖。老赖。工友们喊。一人阴声阴气说,老赖又想赖账呢哇。魏宏听不见他们说啥,只看见他们张合的嘴。
骡主嗤笑,连个牲口都日弄不住。日你妈的要你挠球哩!赔一万。
讲理不?
你球相赔不起?讲—礼—?那给骡子披麻戴孝。
披麻戴孝?人叫我老赖,你逼得厉害,爷跑球了。魏宏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我魏宏又不是老赖。
魏宏回家。腊叶听了叙述,脸一下黄了,说,人没事就好。请表姐夫去和他们说说理。
第二天,表姐夫跟魏宏去了小煤窑。窑主笑着迎出来问,老兄,来了几台车?表姐夫嘿嘿一笑,敢拉你的煤?你手下让我兄弟给骡子披麻戴孝!窑主回头骂,拐子。日你妈的脑袋让门挤了?想在爷这干,拿上2000块再买头骡子乖乖干。瞎嚷嚷到别处闹腾去,爷地盘小放不下你这尊佛!
魏宏整天无精打采的,干啥也没劲。腊叶四处打听偏方,带他看病。魏宏还是没劲。腊叶想男人受死受活为慧彬,就与他拉呱孩子。“老师说慧彬肯定能考住大学。”“慧彬大学毕业,咱跟着到大城市住去。”魏宏想,没钱念啥大学?得打起精神来挣钱。
魏宏正回忆着,手机响了。慧彬的电话。慧彬说医院通知中秋后面试,要准备准备。不回去了。
慧彬懂事。慧彬高二那年,开学时没学费,魏宏抱头唉声叹气。腊叶说,咱去求校长减免孩子学费哇。
校长正头疼门卫的事。门卫是个老头,腿不利索,学校三天两头丢车。前天晚饭时,两个小蟊贼混进来骑了辆摩托就跑,撞倒三个学生,骨折了两个。学生家长要求赔偿,学校很被动。校长陷在烟雾中,听魏宏说了来意,眼神突然一亮,说,来学校看大门吧。

住在门房,慧彬不用交住宿费,还能吃上可口的饭。每月一开资,魏宏就去还债。
慧彬高考结束那天,学生返校,魏宏站在大门口巡视进出的学生,一股冷风劈面刮来。“偷车贼”“逮住那个偷车贼”。魏宏本能一蹿。“哎呀”。裆里挨了一脚,魏宏忍着疼扑向摩托车,死命抓住车架,车崴倒了。两蟊贼爬起来跑了。魏宏捂着裆蹲在地上,咧着嘴“嗤嗤”吸气,脑门上的汗在灯光下闪闪发亮。腊叶跑过来,看魏宏捂着档,声音颤抖问:伤着啦?搀他回门房。值班老师急急跑进来问,没事吧?魏宏摇摇头,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:摩托没丢吧?校长正迈进门,听了,心头一热,说,魏师傅放心。车没丢。我送你到医院看看。魏宏哼哼着说,没事儿。没事儿。到医院检查完,医生说,小蟊贼该死。正好踢了命根儿。先住院观察观察吧。住了3天,医生说,不碍事儿,回家卧床休息。第二天,慧彬早早起来,说,到砖瓦窑背砖去。魏宏知道慧彬背砖为攒学费,看着日渐黑瘦的儿子,心疼的不行,躺在床上唉声叹气。
医科大学通知书来了。魏宏找工友们借钱。工友们一听慧彬考上大学了,拿出打工攒的钱,凑了3000块,说,宏子,给化肥厂兄弟长脸了。魏宏看着兄弟们的血汗钱,眼红了,跑到医院卖血,血头不待见他,没人买他的血。他捋起袖子喊,我的血便宜卖。校长正好去医院探望病人,拉他上车。说,先支一年的工资吧。表姐夫送来一万。“这么好的事怎不啃声?”
旧饥荒没打完,又拉下新饥荒。两口子合计还有3万多饥荒。腊叶说,慧彬一年得一万,得挣钱。魏宏叹口气,我明白你心思,可咱做买卖也是个倒贴。
腊叶说,为化肥厂借债的劲头狗吃了?魏宏到街上小卖部,问了各种小吃价格,到批发部进货,批发商说,记住我的号,需要啥打个电话我就送货。送货时回我上次的货款。行吗。老哥?
门房热闹了。早晨师生到校时,魏宏已巡查完学校,站在大门口迎接师生。早自习时,他煮茶叶蛋整理小吃。早饭时,学校喇叭放着《好日子》歌,他站在学校门口观察师生出校门,腊叶和着乐曲哼,手脚麻利递着熟鸡蛋方便面辣棒干吃面面包袋奶……魏宏眼前就幻化出:农中毕业,他给村里写材料写标语写黑板,给宣传队写戏本。腊叶是宣传队员,演《白毛女》,把喜儿躲在山洞里的凄凉婉转得悲悲切切,把与大春结婚的喜气抖搂得喜喜庆庆。人们说,听腊叶唱戏就像吃酸刺,酸里有甜甜里有酸。腊叶问赖宏唱词中不认识的字。赖宏皱鼻子吸溜腊叶身上香气,腊叶攥拳捣他。秋天,队里瓣玉米割谷子豆子,赖宏与腊叶凑在一块,看着笑开嘴的豆荚,嗅着谷子玉米的甜香,听着镰刀吃豆杆的“唰啦”声,就像吃了酸刺,心里溢满酸甜。歇息时,魏宏到崖头砍来酸刺,人们涌来抢着吃,撩逗赖宏:娶腊叶的三大件,英格手表飞鸽车蝴蝶缝纫机,准备好了?魏宏偷看腊叶,发现腊叶正瞭他。后来,自己成了不要逼脸的老赖,腊叶一难受就哼唱喜儿在山洞里的唱词,魏宏心针扎般疼。现在腊叶哼唱就像充电器给自己充足能量。
一天,魏宏看见电视上一些年轻人在弯胳膊亮膘。魏宏抬起胳膊,学着后生们握拳向里一曲,看看胳膊上鼓起的小耗子样的肌肉,有劲了。又进了,全凭有个好女人。等老赖那顶帽子扔球了。好好伺候伺候腊叶。给慧彬买笔记本电脑。慧彬念叨了好几次,假期打工挣钱买电脑。咱有劲了还愁啥。
不知不觉,魏宏巡完学校,回到门房,圆月已挂在天边。魏宏拿出月饼,洗好瓜果葡萄,供在饭桌上。
腊叶回来了。腊叶红扑扑的脸就像一颗熟透的酸刺颗,魏宏嘴里顿时溢满香甜。

魏宏切开哈密瓜,说,吃哇。供过月亮的瓜果吃了好存。
腊叶笑笑,才我思谋怎喝这瓜的蜜?
喝蜜?没饥荒了,咱天天喝蜜。不过不是喝蜜。哈密是新疆一地名。哈哈大笑的哈。秘密的密。
哟。在我跟前抖起文了。
宏子原来也是个文人。俩人听到外人话音,一惊,噢。王哥。快进来。啥风把哥吹来了?
腊叶端上茶来。老王啜了口,笑笑说,宏子。借几个钱。
怎了?王哥。魏宏腊叶对视了一眼。
没事儿。没事儿。咱厂长在南山养了800多只羊。我给他开车城里送羊。今天拉了几趟,没油钱了。
魏宏心头突地一跳,南山遍地黄芪,羊是黄芪羊。他掏出五百,够不够?
够了。
魏宏说,城里人吃饭讲究绿色环保,黄芪羊没污染,还有营养呢。开个羊肉馆吧。
开羊肉馆?老王说,人说你赖,精着呢。
咱来他个一条龙:养羊,种黄芪,开饭店,加工羊皮做皮草服装。搞循环产业。
嘿嘿。嫂子。我就说嘛。魏哥是文人。
菜来个清一色:羊头,羊舌头,羊杂,羊肝,羊肚,羊腿,羊脯……清一色的羊。
羊枪……老王笑笑说。可……哪,哪……有本钱?
厂长也不能一人发财,忘了当年给厂子卖命的兄弟们。咱们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。
腊叶说,去。去去。别吹牛了。回家吃月饼去。
哥。下次来咱兄弟俩好好核计核计。
腊叶剜了眼魏宏。不长记性。还没让厂长骗够?
他是他。咱是咱。那么多兄弟不都是骗子吧。当年慧彬念大学走时他们把压箱底钱拿出来呢。
要是慧彬在多好。
慧彬打电话说不回来了。有家医院招聘,他要准备。你说慧彬能考进去?
准定能。像你。死牛头。一根筋。腊叶给魏宏倒了点酒说,少喝点,解解乏。魏宏喝了几口酒,恍惚间觉得自己正与喜儿在戏台上对戏,心头漫过一股暖流。
腊叶看着痴笑着的魏宏,说,想啥呢?收拾收拾睡哇。软绵绵的声音直抵魏宏的心窝。
魏宏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收拾供品,锁大门拉窗帘,搂着腊叶,长长呼出一口气。
腊叶说,无债一身轻。这下咱不怕人的冷脸了。

大门上的灯光从窗帘隙缝射进来,魏宏挪挪躲开,还有多少钱?
今儿别数了。
数数哇。
腊叶从褥下摸出个食品袋,喏。就这些了。魏宏数着数着“扑哧”笑了,丢下钱,就剥腊叶的内衣。腊叶问,做啥呀?魏宏一脸严肃,我给你身上摆钱哇。腊叶眯着眼想,男人来劲了。魏宏把钱一张一张摆在腊叶光滑的身上,腊叶看着魏宏泪花花的眼,暖流潮水般一阵漫过一阵,闭眼不动让他摆。
腊叶的体香漫上来。魏宏的手抖起来,心里笑了一下。看这点出息。魏宏闭眼定定神。腊叶感觉到魏宏手在颤抖,想,这几年真苦了他,伸开双臂把魏宏颤抖的手抱在胸前,魏宏手触到腊叶温热柔软的胸脯,醒过神来,“躺好。躺好。”急急撕开食品袋,挑张100元摆在腊叶胸脯。两石奶头,又硬又红,一蹦一蹦向魏宏说话。魏宏伏嘴含住奶头吮吸,腊叶哼哼唧唧扭起身子,腊叶手指叉在魏宏头发里揉。魏宏挑了两张100元捂上去,魏宏在腊叶肚脐上吻了下,也摆了张100元的,嘴顺着身体往下吻到小腹,心“咚”了一下,就像唱戏时文场叫板声起,然后文武场乐器就咚咚咚铺排开来,丝竹声,锣鼓声交响。魏宏禁不住鸡啄米般啄起来,一下,一下,又一下。腊叶颤声说,钱千人动万人捏的,又是唾沫又是汗渍,不干净,起来!起来!
钱会生钱。钱是女人。女人不干净?钱。我操你。我操你!
魏宏像喝酒喝起性子了,一杯又一杯,一杯又一杯地喝。腊叶完全放开自己,眼角流下泪水。腊叶感觉到一根硬棒棒的铁棍刺向自己。“哎哟”腊叶叫起来。“轻点。胳膊就像铁箍……你把我撕裂了。”
魏宏终于喝饱了。头伏在腊叶小腹。
腊叶手指头摩挲着魏宏头发。真有劲。
魏宏不动。
得劲吧?思谋啥?
得劲!有劲咱就开个羊肉馆。
开就开。这么有劲还怕啥。
魏宏揽住腊叶头,用力冲击起来

魏宏被“叮叮叮”声弄醒。噢。这可是近几年最香的一觉。玻璃过滤后的阳光刺眼,魏宏挪挪头躲开阳光,阳光照着切菜的腊叶,一圈一圈光线就像菩萨散发的祥光。
魏宏洗了脸,从后边抱住腊叶,腊叶掉过头来,看见男人的脸被阳光淘洗干净,露出红底色,在他脸上啃了一口。好一颗酸刺颗。

马道衡:山西省大同市浑源五中Email:saibeihuyang@sina.com  tel:18636258026
喜欢阅读写作,曾在山西作家协会主编的《黄河》,哲夫主编的《都市》,贾平凹主编的《美文》《太原日报》《人民代表报》《大同晚报》《做人与处世》《人民代表报》《语文报》《语文学习报》《作文周刊》等报刊上发表小说散文。

最新喜欢:

齐大志齐大志
红尘清心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33878
  • 注册日期2013-08-30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2-10
  • 粉丝62
  • 关注77
  • 发帖数1223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山西 临汾 尧都区
  • QQ1771462569
  • 家乡山西 临汾 尧都区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最爱沙发
  • 忠实会员
  • 原创写手
沙发#
发布于:2016-05-24 15:19
开篇的语言好!料不行了。
马道衡
精灵王
精灵王
  • UID35360
  • 注册日期2016-03-28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5-21
  • 粉丝10
  • 关注23
  • 发帖数122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山西 大同 浑源县
  • QQ1423088419
  • 家乡山西 大同 浑源县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忠实会员
  • 原创写手
板凳#
发布于:2016-05-24 15:31
红尘清心:开篇的语言好!料不行了。回到原帖
题材旧了?
红尘清心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33878
  • 注册日期2013-08-30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2-10
  • 粉丝62
  • 关注77
  • 发帖数1223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山西 临汾 尧都区
  • QQ1771462569
  • 家乡山西 临汾 尧都区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最爱沙发
  • 忠实会员
  • 原创写手
地板#
发布于:2016-05-24 15:54
题材和写法都没有出新。
马道衡
精灵王
精灵王
  • UID35360
  • 注册日期2016-03-28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5-21
  • 粉丝10
  • 关注23
  • 发帖数122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山西 大同 浑源县
  • QQ1423088419
  • 家乡山西 大同 浑源县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忠实会员
  • 原创写手
4楼#
发布于:2016-05-24 16:10
红尘清心:题材和写法都没有出新。回到原帖
谢谢。请您教我哟。怎写就新了?
红尘清心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33878
  • 注册日期2013-08-30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2-10
  • 粉丝62
  • 关注77
  • 发帖数1223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山西 临汾 尧都区
  • QQ1771462569
  • 家乡山西 临汾 尧都区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最爱沙发
  • 忠实会员
  • 原创写手
5楼#
发布于:2016-05-24 17:18
马道衡:谢谢。请您教我哟。怎写就新了?回到原帖
我教不了。《辽河》有贵宾辅导班。辅导班里有老师教。
马道衡
精灵王
精灵王
  • UID35360
  • 注册日期2016-03-28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5-21
  • 粉丝10
  • 关注23
  • 发帖数122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山西 大同 浑源县
  • QQ1423088419
  • 家乡山西 大同 浑源县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忠实会员
  • 原创写手
6楼#
发布于:2016-05-25 21:07
谢谢大志喜欢。
马道衡
精灵王
精灵王
  • UID35360
  • 注册日期2016-03-28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5-21
  • 粉丝10
  • 关注23
  • 发帖数122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山西 大同 浑源县
  • QQ1423088419
  • 家乡山西 大同 浑源县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忠实会员
  • 原创写手
7楼#
发布于:2016-05-25 21:10
谢谢给我点灯!
马道衡
精灵王
精灵王
  • UID35360
  • 注册日期2016-03-28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5-21
  • 粉丝10
  • 关注23
  • 发帖数122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山西 大同 浑源县
  • QQ1423088419
  • 家乡山西 大同 浑源县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忠实会员
  • 原创写手
8楼#
发布于:2016-06-14 22:01
这个小说给了一家杂志。5月25日发去的,6月3日答复安排在8期。谢谢诸位。
马道衡
精灵王
精灵王
  • UID35360
  • 注册日期2016-03-28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5-21
  • 粉丝10
  • 关注23
  • 发帖数122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山西 大同 浑源县
  • QQ1423088419
  • 家乡山西 大同 浑源县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忠实会员
  • 原创写手
9楼#
发布于:2016-07-28 21:39
刚刚得到消息。《阳光》8期以刊发这篇小说。谢谢《阳光》。谢谢树清老师。
[马道衡于2016-08-03 10:35编辑了帖子]
马道衡
精灵王
精灵王
  • UID35360
  • 注册日期2016-03-28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5-21
  • 粉丝10
  • 关注23
  • 发帖数122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山西 大同 浑源县
  • QQ1423088419
  • 家乡山西 大同 浑源县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忠实会员
  • 原创写手
10楼#
发布于:2016-08-22 10:58
刚拿到《阳光》8期样刊。谢谢树清老师抬爱。
秋泥
总版主
总版主
  • UID33760
  • 注册日期2013-03-28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5-21
  • 粉丝176
  • 关注71
  • 发帖数1637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辽宁 沈阳 铁西区
  • QQ820267100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辽河明星
  • 最爱沙发
  • 忠实会员
  • 互动好评
  • 原创写手
11楼#
发布于:2016-08-22 11:33
马道衡:刚拿到《阳光》8期样刊。谢谢树清老师抬爱。回到原帖
发《阳光》也好,煤矿的刊物,省刊级别,祝贺蚂蚁!
新浪博客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u/1357261835
马道衡
精灵王
精灵王
  • UID35360
  • 注册日期2016-03-28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5-21
  • 粉丝10
  • 关注23
  • 发帖数122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山西 大同 浑源县
  • QQ1423088419
  • 家乡山西 大同 浑源县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忠实会员
  • 原创写手
12楼#
发布于:2016-08-22 15:45
秋泥:发《阳光》也好,煤矿的刊物,省刊级别,祝贺蚂蚁!回到原帖
谢谢秋泥兄。不知我的小说问题在哪儿。想请教兄长。
钟志勇
论坛版主
论坛版主
  • UID34752
  • 注册日期2015-04-16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5-21
  • 粉丝49
  • 关注28
  • 发帖数362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四川 成都 龙泉驿区
  • QQ52335661
  • 家乡四川 成都 龙泉驿区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忠实会员
13楼#
发布于:2016-08-22 23:05
语言很精炼,老师写作是有功底的!但是我读着有点累。一来,我不太适应里面的一些方言;二是有些用词习惯问题,比如:老赖下窑底赖觉来了。意思我也明白,但饶口。
人物形象再鲜明点就更好了。有些细节好像不太够。
老师都发了《阳光》,所以我乱评几句。
秋泥
总版主
总版主
  • UID33760
  • 注册日期2013-03-28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5-21
  • 粉丝176
  • 关注71
  • 发帖数1637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辽宁 沈阳 铁西区
  • QQ820267100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辽河明星
  • 最爱沙发
  • 忠实会员
  • 互动好评
  • 原创写手
14楼#
发布于:2016-08-23 08:29
钟志勇:语言很精炼,老师写作是有功底的!但是我读着有点累。一来,我不太适应里面的一些方言;二是有些用词习惯问题,比如:老赖下窑底赖觉来了。意思我也明白,但饶口。
人物形象再鲜明点就更好了。有些细节好像不太够。
老师都发了《阳光》,所以我乱评几句。
回到原帖
说得好,算是也代我回答了。
新浪博客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u/1357261835
上一页
游客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