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光华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28555
  • 注册日期2011-04-18
  • 最后登录2017-12-20
  • 粉丝30
  • 关注58
  • 发帖数259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
  • QQ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忠实会员
  • 原创写手
阅读:846回复:0

[原创]外孙的映山红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16-05-23 16:14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外孙的映山红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者:王光华
     大年初二,我和儿女们围坐在热乎乎的火炕上,一边体味着团聚的幸福,一边谈论着春晚节目。孙子在窗前喊道:“大姑来了!大姑来了!”
     我站在欢迎人群的最后边,第一个下车的是外孙,他双手擎着一束粉红色的鲜花,不顾亲人们的招呼,直径向我走来。“姥姥,这是我家的花,你家没有,快找花瓶生上。”我东一头西一头,愣是没有找到合适的花瓶,还是外孙有办法,他示意我把那个插假花的瓶子倒出来,我急忙倒出这个花瓶,又斟满了适量的水,将这一束花插进去。
    这是一束映山红,红粉色的花朵像蝴蝶,一串串含苞待放的花苞,抿着尖尖的小嘴,仿佛向人们预示,粉色蝴蝶将层出不穷。虽然没有绿色的叶片簇拥,也没有扑鼻的暗香,它那微微发绿的枝干,衬托着花朵和花苞,足以让它显得美丽而典雅。
    外孙依偎在我的怀里,两只挑战似的小眼睛盯着我,似乎在说:“姥姥,这是我家的花,你家没有。”我看他那得意洋洋的样子,发自心底的爱让我紧紧地搂着他,左一口右一口地吻起他的脸。“外孙啊,外孙,你那幼小的心灵里,装着多少事啊!”
    那是去年的暑期,女儿和女婿都有公出任务,外孙放假的第二天,便住进我的家。女儿说功课不用补,带他玩好、吃好、休息好就行。我退休以后,忍不住寂寞,想体会一下陶渊明先贤“种豆南山下”时的心境和情怀。特地从城里回到老家,在老宅前前后后的空地上,种上了玉米、蔬菜,还培植了三架葡萄。外孙的到来,给我的生活增添了新的内容,我要考虑他爱吃什么,爱玩什么,怎样入睡,什么时间起床,以及凉热冷暖等事宜。几天以后,他围着我身前身后地转,问这问那,我发现外孙特别喜欢花木,他把我养的花,一共有多少盆,都叫什么名字,记在他的小本本上。
    有一天,外孙对我说,我家的花有二百八十盆,只有十几个品种。他又说,这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他的爷爷奶奶种的玉米、黄豆,各种各样的小豆,各种各样的蔬菜,也有十几种。“啊!我的外孙啊,你是在跟我比赛呀!”我惊讶之后想起他的爷爷奶奶,他们夫妻都是鞍钢的退休工人,有一次,我去他们家走亲时,他们拿出了一张照片给我看,上面是外孙的奶奶跟中央首长的合影。还介绍说,她是鞍钢继“孟泰”之后,国家级“五一”劳动奖章获得者,当时,我觉得他们是在张扬显摆。而现在这种想法便荡然无存了,他们退休以后,在千山脚下开荒种地,每年纯收入近万元。这不是单纯的种地,是劳动模范退休还不忘劳动,在孙辈的心灵里播种着爱劳动的种子,这的确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善举啊!
    外孙又告诉我,这一束映山红,是跟爷爷奶奶要来的,去年春天,一个双休日,外孙跟着他的爷爷奶奶去开荒地种玉米时,发现了这片映山红,这成片的映山红很美,远远望去像一片彩霞。他把这片彩霞装在心里,琢磨着怎么才能把它搬到家里。从那以后,他每个双休日,都跟着爷爷奶奶上山,有时他哀求爷爷要采些回家,可爷爷总是摇头。到了秋天,他又跟爷爷奶奶上山,爷爷奶奶忙完了活计,领着他走向这片映山红。
     这时的映山红,不但没有花,而且叶子也掉得光光的。爷爷拿着镰刀一棵一棵地间着割,他说这样割合理,不影响这片山花的整体美,相反的还能使它通风,明年的花和枝叶都会长得更旺。奶奶和我抱着爷爷割下来的枝条。爷爷说不要贪多,第一年做个尝试吧。
爷爷奶奶用了两天的时间,把这些映山红枝条,插在一个长一米,宽半米盛着细沙、泥土和少许的花土的木板槽子里,放在阳台上,几天浇一遍水。这些枝条因为改变了生活环境,创造出惊人的奇迹,枝条逐渐地变化着,先是在变绿的枝条上,长出米粒大的小包包,这些小包包逐渐长大,变成了小嘴尖尖的花苞,这花苞又由深粉变成浅粉。春节的前三天,一夜之间,这些浅粉的花苞放出了花瓣。啊!好美啊。一个日光融融的阳台,成了粉红蝴蝶的王国。外孙想到了姥姥,跟爷爷奶奶要来一束。
     我搂着外孙,欣赏着这瓶插的映山红。想起了那年我还在工作单位时,“五一节”期间,我们一行六人坐着一台面包车,开始“丹东一行”,当车子爬上了山路,首当其冲地映入我们眼帘是:那背着阳光的山岭上,一片一片的映山红,粉红粉红的 宛如一片片红霞,跟稀疏可见的松柏相映生辉,这山路弯弯,溪水叮咚,尤其这红霞连着红霞的景致让青山显得格外壮美。“车在山上转,人在画中行。”的感觉油然而生,同志们不约而同地哼着一首老歌:“夜半三更呦盼天明,寒冬蜡月呦盼春风,若要盼得呦红军来,岭上开遍呦映山红。”在旧中国,苦难深重的老百姓盼红军盼解放,只要红军来,岭上就会开满了映山红。多么美好的希望。
历时三天的“丹东之行”,那墨绿的鸭绿江水,豪华的游船,江对面的秃山白房,那断桥——美国鬼侵略史的见证,那风景秀美的锦江山公园等诸多景观,与这如诗如画的映山红相比,显得苍白逊色。这“丹东之行”客观地让位给“映山红之旅”了。这么多年,这难以忘怀的“粉红色的回忆”,在我的血管里缓缓地流淌,每当我想起她时,忧愁和烦恼立刻撒腿于九霄云外,一颗追求清净的心,便不由自主地陶醉起来……
    初五到了,女儿准备着回城的东西,我挽留外孙多住几日。女婿说已经定好了家教,并答应我到了暑期,一定会送他来的。我凝神注目地看着外孙的映山红,心里在想,映山红啊映山红,你用美丽装点着青山,从不计较,无私无畏。我的儿女们能不能像你一样,为了孙辈的成长,无价地付出,而且恰到好处呢……


这篇小文被选入2016年1月份出版的《 中国最美的散文 》第一卷
游客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