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志波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20813
  • 注册日期2009-09-13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8-25
  • 粉丝27
  • 关注23
  • 发帖数199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
  • QQ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忠实会员
阅读:7450回复:29

[原创]两个家庭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13-11-11 16:40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两个家庭

刘志波

雪儿迈出家门,鼻子一酸,眼泪扑簌就滚落下来。她知身后的母亲倚门而望,偷抹去泪痕,转身强笑着喊:“妈,进屋吧。”母亲没说话,抬抬手,示意她去。她便扭转身,又朝公路走。那里有个站点,去城里打工,都在那等车。

雪儿去打工,实属无奈。她本不想去,可为了挣钱给母亲看病,又不得不去。母亲有严重的风湿病,手指每个关节肿胀得像榆木疙瘩,平时疼起来是哎呀喔呀的。想来,母亲这一生也实在不易,自雪儿记事起,就是母女俩过活,母亲瘦弱的肩膀,扛着家庭的重担,既当娘又当爹,撑持着这个家。至今雪儿还记得,那年冬天,母亲手牵她去村头挑水,井沿儿结一层厚冰,溜儿滑,母亲将水提出井口,脚下一滑,摔倒在地,桶和人差点滚进井里,吓得雪儿哇地一声大哭。母亲半天才从冰上爬起来,身上的棉衣滴着水,手扶着雪儿安慰着:“好孩子,不哭,妈没事,没事。”

挑着空桶回家时,雪儿仰着脸问母亲:“妈,别人家挑水都是爸爸,我爸呢?我为什么没有爸?”母亲被雪儿的话问愣了,放下桶,蹲下身,手捧雪儿脸说:“谁说你没爸?你爸最疼雪儿了,只是爸出了远门,他回来就会帮妈干活,干好多好多,你说是吗?”雪儿似懂非懂,使劲地点着头。

从此,雪儿就盼,盼爸早日归来。从冬盼到秋,从秋盼到夏。一年又一年,雪儿上学了,懂事了,爸也没回来。雪儿开始怀疑了。母亲懂雪儿心思,一天夜里,将雪儿揽怀里说:“有件事,该让你知道了。”雪儿歪着头问:“妈,啥事啊?”“你爸的事。”母亲的语调很低,“其实……其实你爸是个很优秀的男人,他学问好,聪明,大学毕业就分配到离家很远的一座城市工作,可他命不济,刚去就出了车祸……”母亲哽咽了,流了许多泪。母亲又从兜里掏出张照片递给雪儿:“看,这就是你爸。”雪儿把照片捧在手里,暗淡的灯光下,看了又看,瞧了又瞧。照片是黑白的,三寸,上面还留有年月日。父亲的头发很浓密,眼睛也大,鼻梁鼓鼓的,宽宽的额头,很帅气。母亲说:“你爸这照片就交你了,要保管好。”雪儿抽噎着,半天没说话,她好像早就预料是这结局。然后找块黑布,把照片包好,放炕头的木箱里……

伴着往事的回忆,雪儿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。下车后,两眼一抹黑,不辨东西,站在十字路口,心中忐忑:去哪儿找工作呢?她漫无目的,沿街而行,见了店面就进,问是否缺人手?人家白她一眼,也不答话,她自觉无趣,就又钻进另一家店。一个好心人,见她可怜,为她出主意说,找工作,还是去中介好。恰巧旁边有一家中介所,里面一个四十开外的男人,瞪着一对鼠眼,上下打量她一番,问:“有一份工作,你干吗?月薪一万。”雪儿一听,心扑通一下,有这等好事?顺口问:“是啥地方?”“洗浴中心。”男人说,“你得豁得出,让你干啥就得干啥。”雪儿听得出,那不是正经地儿,脸一红,紧退了出来,心里骂道:臭流氓!

太阳急着下山,脸红得像个醉汉。雪儿瞥一眼西天,心里也急,眼看就要天黑,自己的工作还没着落,便加快了脚步,眼珠不停地搜寻着,连电杆上小广告也不放过,生怕漏掉有用的信息。真是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儿,她发现一家店前放有一纸板,上用粉笔写“招售货员”,雪儿顿时心跳急促,如沉浮于水中落难的人,突然发现一根救命的草。

这是一家化妆品店,店面不大,装修考究雅致,墙壁上凸出一排排方格,洁净淡雅,上面摆满化妆品,红绿橙黄,五彩斑斓,空气中漾溢着一股淡淡的幽香。店内只有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姑娘,穿着华丽,打扮入时,手上的宝石钻戒,在灯光的映照下,反射着眩目的光影。她坐在沙发靠椅上,正慵懒地翻看画报,似乎这店卖不卖货与己无关。

雪儿凑上前,叫一声:“妹子,你们老板呢?”姑娘头也没抬,问:“啥事?”雪儿说:“俺想找你们老板。”“我就是。有啥事,快说!”姑娘不耐烦了。雪儿半信半疑:咦,竟有这么年轻的老板?忙挤出笑脸,说:“俺想应聘。”

小老板放下画报,目光扫描着雪儿,问:“你什么文化?”雪儿答:“高中。”“嗯,比我强。”小老板说,“我初中没毕业就不上了,天天学那劳什子有屁用,我什么不会,不一样当老板?看你还老实,你先开个价吧。”雪儿一阵狂喜,奓着胆子说:“一月一千,行吗?”然后又补充道:“俺没住处,能行行好,让俺住店里吧,俺会收拾屋,夜里还可照看店面。”

闻听此话,小老板窃喜。前不久,隔壁店铺夜里就让梁上君子扫了货,损失七八万,她也怕有闪失,正想找个打更的呢,想不到竟有人免费送上门。心里高兴,脸子却依然吊着,冷冷地说:“那不是等于为你付了住宿费?”话头一转,又道:“看你一姑娘家,外来闯荡,不容易,我就全当做慈善了,行,一千就一千。”

当晚,雪儿就住在店里,和小老板要了两个废纸箱,拆成纸板,铺在地上,就成了一张床。因从早上出来,折腾了一天,身子困乏,睡得实沉,撩开眼皮时,天已露曙色。她急忙爬起,将店里打扫干净,在外面小摊上吃了碗面,打开店门,准备迎接顾客光临。正转身进屋,一辆红色跑车急驶而来,哦,是小老板。雪儿迎上去,问一声早上好。小老板点一下头,进店里,扫一眼四周,见规整洁净,也不说话,屁股陷进沙发椅,翻看起画报。

自开店门,顾客盈门,像特意来给雪儿捧场。雪儿脸笑得像花,“您好”、“您好”地迎客,“请慢走”、“欢迎再来”地送客。一天下来,口干舌燥,浑身疲惫。可盘点结算后,分厘不差,又欣喜快慰。小老板也满意,收起钱袋,往车里一扔,一踩油门,呜,一溜烟儿,消隐在马路上的车流里。她是急着回家陪母亲。家里本雇着保姆,因保姆的孩子小,晚上要回家带,第二天一早才回。这时只有母亲在家,盼星星似的等她。她是家里独女,从小娇着惯着,要星星不给月亮,上初中时,看上班里一位富少,一来二往,坠入爱河,茶饭不思,无心学习,后来功课荒芜,跟不上趟,就辍学在家。父亲是市里有名的地产老板,知女儿喜爱化妆品,就盘下这家店面,全当是送女儿一件玩物,挣不挣钱无所谓。先前,店里聘着一名售货员,那女孩长得妩媚,脸蛋红得总是像涂了胭脂,小老板的男友来了,眼睛不够使,总往女孩身上瞄。小老板心里酸溜溜不是滋味,生怕自己养得腥鱼喂了骚猫,引火烧身,就把她辞了。这才有了雪儿顶替的机会。

雪儿很珍爱这份工作,心里盘算,自己每月挣得钱,能买几百斤粮呢,这在家那土窝里,想都不敢想,工作就更加卖力,每每客人走后,就用抹布把地上脚印擦掉,白白的瓷砖地,明鉴如镜。小老板虽嘴上不说,却看在眼里,端着的身架慢慢放下,无顾客时,也和雪儿搭话,后来就地北天南,无话不谈了。聊着聊着,像勾起什么,小老板眼里就转泪儿,长长地一声叹息:“唉,人有时活得真没意思。”

雪儿惊异地望着小老板,忙安慰:“看你说的,你要啥有啥,就剩摘星星够月亮了,还说这话,你再觉没意思,我们这等人还有法活?”

小老板不无委屈,说:“谁说我要啥有啥来?我要他的心,可他狼心狗肺,就是不给我。”显然是男友惹她伤心了。接着就骂:“这个挨千刀的,我恨不得一口吃了他,我和他好了这几年,荒了学业,把什么都给了他,可他倒好,又搭上个小妖精。这男人,没一个好东西!”

雪儿见小老板真的生气,为她解心宽儿:“凭你这条件,多好的男孩找不到,还怕他甩了你?”

“当初我也这么想。”小老板说,“后来就是自己说服不了自己,像中了魔,想离也离不开他,可一想到他和别的女孩在一起,心又像掉进醋坛里……现在这小子干啥呢?”随即她掏出手机,拨通了男友电话:“喂,在哪儿呀?快到店里来一趟,我想死你了!”

不到一刻钟,男友就赶过来。小老板似把刚才的不快忘得一干二净,张开双臂,燕儿一样扑过去,如兔子吃萝卜,抱着男友一阵猛啃。松口后,小老板涨红着脸说:“走,咱去找个地儿。”两人相拥着,走出店门。

没有顾客,空寂剩了自己,每到这时,雪儿就想母亲。不知母亲可好?心里惦念啊,家里没电话,有事只能打给隔壁五婶转告。浓浓的相思,驱使她不自觉地走到电话旁,拿起话筒。可五婶家总占线。电话刚挂,突然铃声响起来。哦,是小老板打来的。她上来就问:“有人给店里打电话?”

“没有呀?”雪儿说。小老板马上换了口气,一听就是生气了:“那我怎么打不进去?肯定是你向外打电话了!告诉你,月底工钱我扣你一百电话费。”

雪儿听后傻了,知道自己有错,忙陪不是:“对不起,我……”未等话说完,小老板就打断话头:“告诉你一声,今天我不回店了。”

第二天小老板来时,脸子吊着,嘴撅得能拴住驴。雪儿笑脸相迎,以为她还为昨日打电话的事怄气,先陪不是:“还生我气啊?错了俺就改,你怎么罚俺都行。”

小老板眉毛一扬,眼珠一翻:“你以为我是为你呀,我是为我那老妈!”

“你妈怎么了?”雪儿怯怯地追问。

“唉,我妈昨天把保姆赶跑了,嫌那保姆笨嘴拙舌,是个闷葫芦。我妈也是,等我找好接替的人再辞她呀,这可倒好,冷不丁的,叫我去哪儿找人侍候她呀!”

雪儿问:“你爸呢?你爸没在家?”

“我爸?他要在家,我妈还不这么神经呢。”

见小老板为难,雪儿毛遂自荐:“要不我服侍你妈吧,洗衣做饭,料理家务我都行,等你找到合适的保姆,我再回来。”

小老板的脸,立刻阴转晴,上前抓住雪儿手:“呀,真是太好了,这可帮了我的大忙。店里由我照看,你打的去,出租票我给报销。”

穿过闹市区,的车停在一幢别墅前。雪儿对了下门牌号,没错,就是小老板家。宽大的铁门紧闭着,一个红色按钮镶在门板上,提示着雪儿伸出手指,按响了门铃。

先听到的是几声狗叫,一会儿,院里有了脚步声。开门的是位半老女人,穿一身鲜红艳丽的睡衣,脸胖得好像长了双下巴,看腰身肯定会产生身怀六甲的错觉。雪儿断定,这定是自己的服务对象了,礼貌地叫一声:“阿姨好。”

“好,好。”胖阿姨说,“你就是雪儿吧?闺女来过电话。快,快进来。”

雪儿应一声,迈进院门。院落宽敞,西侧一隅,秋菊傲然盛开;一条狗蹲守在门口,地上还有一块吃剩的鲜肉。那狗体健硕壮,通体一色的黄毛,像一头雄狮,正怒目圆瞪,敌意地盯着雪儿。主人吼它一声,它才摇摇尾巴,低眉顺眼儿地让开道。

进屋便是一个大厅,满地的纯毛地毯,家具古色古香紫里透红,衬着鹅黄的壁纸。尽管落地窗倾泻着暖阳,可屋里吊灯依然开着,放射着耀眼的光芒。雪儿不由哇地一声惊叹,这一刻,她似乎才真正懂得“金碧辉煌”一词的真实含义。

雪儿换了双拖鞋,可还是不敢迈步,生怕踩脏了地毯。胖阿姨说:“你尽管踩,踩坏了才好,我正想换新的呢。”雪儿才小心地挪开步,凑到胖阿姨跟前,问:“我现在干点啥呢?”

“啥也不用干。”胖阿姨摆一下手,“你就陪阿姨说说话,快憋闷死我了,整天窝在屋里,像蹲大狱。边说边欣赏穿衣镜里自己,扭着身子,照完前身照后身,然后站雪儿面前,认真地说:“你看阿姨这样化妆漂亮吗?”

雪儿这才仔细地端详起胖阿姨:她描着柳叶尖眉,涂着银色眼影,嘴唇红得像啜了鸡血,脸上的粉由于擦得过厚,白惨惨地,像倭瓜上下了一层霜;头发规整地卷曲着,每个卷都像一个大大的问号,似乎提醒着雪儿发问:胖阿姨到底怎么了?不会有什么病吧?可嘴里还是心不由衷地夸奖:“漂亮。要是在唐朝,阿姨一定是个绝色美人。”

“可惜啊,现在的男人,都是好细腰的楚王。我也正愁这身赘肉,想了好多法子,就是减不掉,喝口凉水也长肉。唉,我再怎么打扮也拢不住他的心,那老东西是嫌我腰粗啊!”

雪儿自觉话说得欠妥,引起胖阿姨伤感,紧打圆场:“阿姨,按年龄,你该和我妈差不多,可你和我妈比起来,至少年轻十岁。”

“我再年轻,也没你妈幸福。”胖阿姨说,“我过得这是啥日子啊,活得都不像个女人……”

“阿姨,快别这么说。”雪儿劝着,“这城里城外的人,有几个能和你比呀,你看家里这条件,别人都羡慕死呢。”

“有什么好羡慕的?这和幸福可不是一码事。”胖阿姨眼睛湿润了,情绪激动起来:“这里左邻右舍谁不知道我有个整天在外打野食的老爷们儿?家里天天就我一个孤老婆子,羡慕我啥?看到人家出双入对,倒把我羡慕死了。那个该死的老东西,弄得我人不人,鬼不鬼,羞于出外见人。”

听话听音,雪儿知道胖阿姨说的是谁。看来她不把肚里话道出,就承受不住似的,像气球充气太满要爆一样,她要宣泄,要倾诉,雪儿就是她最好的对象。

“当初,我真是瞎了眼,怎么就跟了他。”胖阿姨接着数叨:“他哪儿好啊,不瞒你说,那时他已有老婆孩子……现在想来,我总自责,也不知那娘儿俩如今生活的咋样,我这辈子欠人家的……可这老东西良心被狗吃了,当初要不是我当局长的老爸明里暗里地帮他,他能有今天?现在混得人模狗样了,就天天在外包二奶,养三奶,真是恨死我了!有时,我真恨不得死了算了,一了百了。但又一想,他巴不得我那样呢。给他挪地儿?休想!我就占着这个臭茅坑儿!”

胖阿姨说得一把鼻涕,一把泪。雪儿找块纸巾递给她。她接过,拧了把鼻涕道:“不说了,说起来就伤心。来,到楼上书房看看,我有很多年轻时照片,那时我可不像现在这么胖,苗条着呢。”

跟着胖阿姨走进书房,像走进影展室,墙上挂满胖阿姨美人彩照,每一个镜框里,都镶着一个迷人的微笑,不是胖阿姨亲口讲述,又有谁从中看出那匿藏在笑面深处的忧伤?雪儿认真观赏着每一幅照片,口中啧啧称赞:“阿姨,你真美!”

“比这好看的照片还有呢。我现在只能从过去这些记忆里寻找点乐趣了,看看这些老照片,就像回到了当年。”说着,便翻出一本老相册,递给雪儿。

照片都是胖阿姨年轻时的,有整身生活照,也有半身照。胖阿姨说得没错,年轻时,确实俊美靓丽,修长的身材,透着几分性感,洋溢着青春的活力。雪儿从前向后翻看,胖阿姨就从头向后讲解,像为幻灯片配音。翻着翻着,翻出一张结婚照,看那神态,当时的胖阿姨像喝了蜜,笑得那么甜美。那另一半,必是那个“老东西”了,带着厌恶与好奇,雪儿瞥了那男人一眼,呀,这人似曾相识,像在哪见过。未等雪儿回过神儿,胖阿姨许是不愿看,一把将那照片翻过。可新呈现眼眸中的另一张照片,却立刻把雪儿惊呆了:这不是父亲那张遗像吗?以为看错,揉揉眼,定睛细辨,没错!上面也有年月日,和自己珍藏多年的那张父亲的遗像一模一样。妈耶,这是怎么了?自己的生父不是早死了吗?怎么和……雪儿立刻意识到什么,像当头挨了一棒,脑袋嗡地一下,一阵晕眩,一屁股坐在地上……

雪儿记不清是如何出得胖阿姨家门,只想急着回家弄个明白。赶到家已是太阳偏西。进了院门,先喊一声妈,见无应答,急急慌慌闯进屋。母亲正坐炕端打盹。雪儿委屈得像个孩子,一头扑进母亲怀里,哇地一声大哭。吓得母亲激灵出一身冷汗,以为雪儿在外受了屈辱,急切地问:“出啥事了?我的孩儿,快说,急死妈了。”

雪儿抬起泪眼:“妈,我爸……他没死……”

母亲打个愣怔,问:“你咋知道?”

“我,我进了他家打工……”

雪儿的话,又捅漏了母亲的泪腺,两股液体顺面颊流下,濡湿了雪儿头发。过了会儿,母亲才说:“雪儿,妈过去没把实情告诉你,是担心给你留下太多阴影,影响你心理健康,想让你在外说起父亲来体面不伤自尊。”母亲顿了顿,又说:“你爸大学毕业这不假,他是我们婚后上的大学,毕业后就分配进了城里,开始还回家看看,后来就很少回家了。有一次他回来咕咚就跪我面前,要我救他。当时我吓傻了,问他咋回事?他说他对不起我,一时冲动,把一个姑娘那样了,那姑娘要和他结婚,否则就告他强奸罪。我当时气得炕上躺了三天三夜,粒米未进。心里矛盾呀,如不同意,他就得蹲几年大狱,既毁了他前程,也坑害了那姑娘,处于同情,我最后还是应了他。那年你刚满一岁。”

雪儿慢慢抬起头,泪眼望着母亲,一股酸涩涌出喉头:“妈,你好苦……”

母亲抚摸着雪儿面庞,强牵了下嘴角,说:“妈不苦……妈有雪儿,有雪儿……

母女相拥,又是一阵悲泣。

蓦地,雪儿心里闪出个念头,她想去认认那个曾给予自己生命的人,并告诉他:我是你的骨肉,我是你女儿,我是雪儿啊……

     

通联:唐山供电物资供应公司(建华西道与煤医道交叉口)

邮编:063000

电话:13323298075

邮箱:liuzhiboke@163.com

最新喜欢:

顾世宝顾世宝 孙玲丽孙玲丽 林凤贤林凤贤
李庶铭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13396
  • 注册日期2007-09-29
  • 最后登录2015-11-03
  • 粉丝76
  • 关注4
  • 发帖数1439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
  • QQ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最爱沙发
  • 忠实会员
  • 互动好评
  • 原创写手
沙发#
发布于:2013-11-13 11:13
两个家庭,一贫、一富。贫的虽艰难,却有着希望,有着追求。富的虽富有,却空虚无聊,道德沦丧。
作品通过雪儿外出打工,巧遇早已“死亡”的爸爸,将两个有着天壤之别的家庭,推上了道德审判的法庭。孰是孰非,已经不重要了。重要的是,作品让人们看到了冷酷现实下的含羞草,那曲曲向上的嫩芽,已经迎向了晨曦的阳光……
小说语言简练,细节鲜活,勾勒人物几笔就见神采。结尾戛然而止,留下余味,让人咂磨。
加精推荐。为了让文友能看到这篇小说,暂时留在小说区几日。五天后再转入版主推荐区。
王晓玲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21207
  • 注册日期2009-10-20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3-09
  • 粉丝89
  • 关注26
  • 发帖数1622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
  • QQ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板凳#
发布于:2013-11-13 12:17
都是好细腰的‘吴王’。

我记得有一个典故是:楚王好细腰。
如果您订阅一份《辽河》,我将非常高兴。谢谢!
刘志波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20813
  • 注册日期2009-09-13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8-25
  • 粉丝27
  • 关注23
  • 发帖数199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
  • QQ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忠实会员
地板#
发布于:2013-11-13 13:13
李庶铭:两个家庭,一贫、一富。贫的虽艰难,却有着希望,有着追求。富的虽富有,却空虚无聊,道德沦丧。
作品通过雪儿外出打工,巧遇早已“死亡”的爸爸,将两个有着天壤之别的家庭,推上了道德审判的法庭。孰是孰非,已经不重要了。重要的是,作品让人们看到了冷酷...
回到原帖
谢谢李老师鼓励!问好!
刘志波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20813
  • 注册日期2009-09-13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8-25
  • 粉丝27
  • 关注23
  • 发帖数199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
  • QQ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忠实会员
4楼#
发布于:2013-11-13 13:20
王晓玲:都是好细腰的‘吴王’。

我记得有一个典故是:楚王好细腰。
回到原帖
惭愧。已改过,十分感谢您。问好!
葛桂林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21770
  • 注册日期2009-12-21
  • 最后登录2017-09-28
  • 粉丝29
  • 关注4
  • 发帖数327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
  • QQ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忠实会员
  • 原创写手
5楼#
发布于:2013-11-13 17:31
这么巧妙的安排?。得罪老师了。
宋晓军
总版主
总版主
  • UID33598
  • 注册日期2013-01-12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9-24
  • 粉丝149
  • 关注69
  • 发帖数1452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吉林 长春 德惠市
  • QQ573268047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辽河明星
  • 最爱沙发
  • 忠实会员
  • 互动好评
  • 原创写手
6楼#
发布于:2013-11-13 23:30
确实是篇好小说!
写作首先要让自己得到情感宣泄,娱已。其次是让欣赏它的读者得到情感宣泄,娱人。再高明或者是高尚的结果是使人受教警醒,育人!
刘志波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20813
  • 注册日期2009-09-13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8-25
  • 粉丝27
  • 关注23
  • 发帖数199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
  • QQ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忠实会员
7楼#
发布于:2013-11-14 07:04
葛桂林:这么巧妙的安排?。得罪老师了。回到原帖
何谈得罪?文友对拙作褒或贬都是对我的关爱,在此道声谢谢!
刘志波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20813
  • 注册日期2009-09-13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8-25
  • 粉丝27
  • 关注23
  • 发帖数199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
  • QQ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忠实会员
8楼#
发布于:2013-11-14 07:10
宋晓军:确实是篇好小说!回到原帖
谢谢您的鼓励。问好!
江季仙
精灵王
精灵王
  • UID33824
  • 注册日期2013-05-10
  • 最后登录2015-10-15
  • 粉丝9
  • 关注2
  • 发帖数24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
  • QQ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9楼#
发布于:2013-11-14 08:14
拜读。好。
李庶铭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13396
  • 注册日期2007-09-29
  • 最后登录2015-11-03
  • 粉丝76
  • 关注4
  • 发帖数1439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
  • QQ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最爱沙发
  • 忠实会员
  • 互动好评
  • 原创写手
10楼#
发布于:2013-11-14 08:41
刘志波:谢谢李老师鼓励!问好!回到原帖
问好志波!
黄圣福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24276
  • 注册日期2010-07-12
  • 最后登录2017-10-04
  • 粉丝29
  • 关注17
  • 发帖数156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
  • QQ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11楼#
发布于:2013-11-14 11:52
1.胖阿姨痛说家史之前能有个缓冲,觉得合理些,因为那样一见面就“竹筒倒豆子”,我个人读着有些转不过弯来。
2.“其实……其实你爸是个很优秀的男人,他学问好,聪明,大学毕业就分配到离家很远的一座城市工作,可他命不济,刚去就出了车祸……”——这里的“可他命不济”能白些,可能更好。
3.也许瞎掰,见笑。问候!!
刘志波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20813
  • 注册日期2009-09-13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8-25
  • 粉丝27
  • 关注23
  • 发帖数199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
  • QQ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忠实会员
12楼#
发布于:2013-11-14 21:24
江季仙:拜读。好。回到原帖
谢谢江老师,问好!
刘志波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20813
  • 注册日期2009-09-13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8-25
  • 粉丝27
  • 关注23
  • 发帖数199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
  • QQ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忠实会员
13楼#
发布于:2013-11-14 21:24
李庶铭:问好志波!回到原帖
再谢李老师!
刘志波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20813
  • 注册日期2009-09-13
  • 最后登录2018-08-25
  • 粉丝27
  • 关注23
  • 发帖数199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来自
  • QQ
  • 家乡
  • 鸡蛋0个
  • 鲜花0朵
  • 辽河会员
  • 忠实会员
14楼#
发布于:2013-11-14 21:46
黄圣福:1.胖阿姨痛说家史之前能有个缓冲,觉得合理些,因为那样一见面就“竹筒倒豆子”,我个人读着有些转不过弯来。
2.“其实……其实你爸是个很优秀的男人,他学问好,聪明,大学毕业就分配到离家很远的一座城市工作,可他命不济,刚去就出了车祸……”——这...
回到原帖
黄老师意见宝贵,致谢并问好!
“命不济”是我家乡人常用口语。
上一页
游客

返回顶部